E小說 - 武俠小說 - 我從凡間來在線閱讀 - 三十四章 老王

三十四章 老王

        白發青年一驚,這才發現西北千丈外,有人影緩緩騰來。

        他心中的震驚徹底壓不住了,有人埋伏左近,他竟絲毫沒有察覺,反倒是許易先察出來了。

        那道人影還未飆到近前,氣勢已然顯露,白發青年瞬間飚走,來人氣勢明顯強過他,場間還有一個莫測的許易。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性命比什么都要緊。

        白發青年瞬間遁遠,許易也不追擊,來的那人也不追擊,怔怔盯著許易,“原來是遇到難處了,不然,也不會讓我找到你,既然你危難已解,東西還我,我立時就走。”

        那人隔在百丈外,隱在沉沉夜幕中,和許易說話。

        許易道,“算上上回,你我已經見過兩面,算是熟人了,既然見面了,不如坐下來,聊上一會兒。”

        那人聲音發冷,“小小螻蟻,已然登仙,轉瞬便得了造化,我已送你一程,你若還要蹬鼻子上臉,那就休怪我辣手無情,你連一個才跨入鬼仙門檻的小人物都掃不平,當不會想試我的本事吧。”

        許易道,“這么說話,可就沒意思了,你老兄早來了,我沒立即叫你,而是讓你老兄先見了我的手段,你若嫌不夠,我可以和你作一場,至于那玩意兒,你還能不能要回去,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荒魅急了,傳意念道,“你裝什么癟犢子,明顯銀尊這貨,比那家伙更強,你連那家伙都奈何不了,還敢捋銀尊的虎須,找死啊!”

        來人正是銀尊。

        早在許易沒有瞬殺淮石君時,他就將那陰官符取出手外,他相信憑借銀尊的手段,費不了多少工夫便能找來。

        畢竟,當初在下界,一個大世界,銀尊說找就找來了。

        之所以如此,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不能瞬殺淮石君,許易就意料到隨之而來的追殺,怕是躲不過去了。

        銀尊來,正好幫一把手。

        卻說許易話罷,銀尊聲音寒得直掉冰碴,“你既然選擇死,我就送你上路,那塊牌子,我自能感應,不信你能藏在天邊。”

        許易哈哈笑道,“那塊牌子,我想讓你找到,你便能找到,想讓你找不到,你便找不到,不信你就試試,我聽說時間似乎很緊了,你若是再得不到這塊牌子,怕是這個界使官就當不下了吧,來吧,我正好試試你的手段。”

        說著,許易取出一枚如意珠,低聲道,“把牌子毀了!”

        “慢!”

        銀尊及時叫停。

        銀尊幾乎九成九料定許易是在虛張聲勢,他還是忍不住出聲阻止了。

        事實上,那塊陰官符幾乎是不可能被毀壞的。

        然而,他不敢賭,因為眼前這家伙實在太詭異了,擁有遮蔽陰官符的能力,若說真能毀掉陰官符,誰也不敢打包票。

        而陰官符對他而言,真的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了能夠決定他的生死和仙途的地步。

        為一個螻蟻,他犯不著冒丁點風險。

        “等我消息,半個時辰我若沒給你消息,便毀了吧。”

        許易接了一句,銀尊眼皮一跳,“不必虛張聲勢,我知道我的陰官符就在你身上,也許是哪個秘密所在,你既已借著我的存在,驚走了你的對手,也算是了了這場因果,你若想獅子大開口,我怕即便你吞下了,也定然徹夜難安。我可以以我的仙途發誓,只要你將陰官符歸還與我,過往種種,一筆勾銷。”

        許易冷道,“我從你的話里聽不到感激,只聽出了盛氣凌人,看來你還沒擺正你自己的位置。老銀……”

        “本座大名王不易!”

        銀尊眉心突突直跳,手心陣陣發熱,恨不能一掌活活將他劈死。

        “原來是老王,失敬失敬。”

        許易抱拳道,“老王,你修為再高,也不得不承認,我可以左右你的前途。你也知道,我自何處來,似我這樣的,在你眼里根本就是螻蟻。即便是螻蟻,我能從下界億萬螻蟻中脫穎而出,老王,你以為我不敢搏命,不敢賭狠,能走到今天?所以,你不必拿我的性命威脅我。誠然,性命對我而言,也是無比的珍貴,但我相信,在你眼中你的仙途比我這螻蟻之命貴重萬萬倍,你說我該不該賭,換你是我,你會不會賭?”

        王不易無言了,他怎么也沒想到許易竟會吐出這么一番話,聽著像是句句歪理,偏偏他竟不能推翻一字。

        “這個地方漏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就來了幺蛾子,你若想接著聊,咱們換個地方。”

        說著,許易急速遁走,王不易一言不發,隨后跟隨。

        他這一跟,許易心中托了底,知道這位銀尊大人終于被拿住了。

        半個時辰后,許易在茫茫山林中,隨機擇了一處山林,降落下來。

        落地處,大手揮動,靈氣撒開,瞬間,清出一片方圓百丈的白地,擺上桌椅,轉瞬,一壺熱氣騰騰的香茗,就擺在了桌上,許易落座,分了兩杯茶,王不易立在十丈開外,冷眼旁觀。

        許易指著對面的座椅道,“不必緊張,老王,我不會提一些讓你覺得頭疼的要求,我知道我要什么,也知道你能給什么。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獅子大開口,找你要什么法寶,香火珠之類的,更不會要你給我解決什么身份。”

        許易驚人的坦誠,令王不易揪起的心情平復了不少。

        他就怕許易自以為拿住了他的把柄,便要往死了拿捏,提出各種無理要求。

        從許易的這番話看來,此人深知進退,若是如此,來軟的未必沒有來硬的好。

        計較已定,王不易在許易對面坐了下來,道,“我相信你是聰明人,既然是聰明人,自然不會辦傻事,你有何求,現在可以言明了。”

        許易道,“我所求者,不過是你的經驗,當然可能讓你幫個舉手之勞的小忙,如果都辦到了,我的心愿就全了了,畢竟,我要你那塊牌子,也是丁點用處也無。”

        王不易認可了許易的話,隨即,許易道出所求。

        王不易暗道,正在意料之中,徹底放下心,開始講述起來。

pk10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