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武俠小說 - 大符篆師在線閱讀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也記住你了顧同學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也記住你了顧同學

        姬彩衣跟單谷也全都很無語的看著司音。

        這想法豈止是危險?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

        隨身帶著一只神級的蚊子去打帝國聯賽?那還打個毛線?

        單谷看著司音,也想伸手去柔柔她的腦袋,司音迅速躲開,單谷翻了個白眼,白哥揉得,我就揉不得?

        無語的看著司音道:“回頭帝國聯賽咱們動用白哥就已經很過分了你知道嗎?白哥這實力往那一站,所有對手就都得哆嗦,你現在還要讓他帶神級寵物上場?”

        單谷說著,回頭看著白牧野,一臉諂媚:“哥,能告訴我上哪還能弄到神級寵物嗎?”

        白牧野:“……”

        姬彩衣靠在椅子上,眼睛亮亮的道:“不過還真別說,要是允許帶著寵物上場,咱們一路可以躺贏到決賽吧?”

        林子衿滿頭黑線的道:“要真這樣,你們信不信,肯定有人帶著自己的老祖宗上場,許你們隨身帶著神級寵物,就不許人家隨身帶著神級老爺爺了?”

        “哈哈哈!”

        車里面幾個人都笑起來,充滿了歡快氣息。

        沒有小白的日子,是枯燥且乏味的,只要他在,大家都覺得心里面踏實無比。

        “帝國聯賽,可沒有你們想的那么簡單,”白牧野笑著道:“你們沒聽萬雄學長說的話嗎?”

        “聽了,不過我們都有信心!”姬彩衣認真道:“我們這么長時間的苦練,也不是白費的!”

        白牧野點點頭,這點他是相信的。

        身邊這群伙伴就怕被他甩的太遠,一個個全都整天拼命訓練,就連單谷這種,都跟從前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一群人來到米線店,卻沒能看見郭姐和光哥,甚至就連熟悉的人都沒有看見幾個。

        不過也不是沒有熟人,昔日的那個黃毛,如今頭發早已經染回來,梳著三七分,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穿著一身得體的制服,看上去也是衣冠楚楚的。

        看到幾人,頓時一臉興奮的迎上來:“哎呦,真是稀客!幾位老板再不來,我們都以為被拋棄了呢!”

        姬彩衣瞪他一眼:“少演戲,前些日子我們還來過。”

        黃毛嘿嘿笑著,一臉恭敬的將幾個人迎進來。

        因為每到飯口,店里面人并不多,對這群帶著口罩和帽子的年輕男女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沒有發現他們的真實身份。

        如今這種帽子加口罩的打扮,早已經從一中蔓延到了整個百花城。

        這么打扮自己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多了!

        一開始還會有人仔細去辨認一下,想要看看帽子下面口罩上面那雙眼睛是不是小白。

        但小白很長一段時間壓根就不在百花城,所以再怎么辨認都是徒勞的,還因此發生過不少不大不小的熱鬧跟沖突,如今人們也早已經習慣了這種裝扮,根本不會有太多人去關注。

        小白不想引人注目的目的,終于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實現了,著實令人有些哭笑不得。

        一群人上了樓,來到一處安靜的卡座,然后黃毛親自跑到廚房里面去交代一番。

        其實也沒什么可交代的,這些米線全都嚴格按照郭姐的配方在制作,不管分店開在哪,味道都是一樣的。

        不過黃毛為了表示對幾個老板的重視,還是跑到廚房交代一番。

        廚房里面一群新招來的廚師也都如臨大敵一般,無比認真的做出了跟之前味道沒有差別的米線。

        “突然間發現,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咱們的生活發生了好大的變化。”姬彩衣坐在那,輕笑著說道:“去年入學剛剛遇見小白的時候,從來沒想過,從此后的生活會如此豐富多彩。”

        林子衿一臉小得意,腦袋靠著姬彩衣肩膀:“是吧是吧?跟哥哥在一起的日子就是這樣豐富精彩!”

        單谷坐在那暢想著:“要是我也能有一個神級的寵物就好了……”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在外面別瞎說,有些事情小白讓我們知道,那是自己人的信任,但不是什么都能往外說的。”

        單谷嘿嘿一笑,撓撓頭道:“我錯了,錯了,有點忘形了。”

        司音在一旁道:“所以這頓你請吧。”

        單谷:“……”我這么大一個富翁,你這么認真的讓我請一頓米線?

        再說了,咱們是這兒的老板好吧?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道:“小白,你現在知不知道咱們的米線店,一年能賺多少錢?”

        白牧野有些茫然的抬起頭。

        姬彩衣嘆了口氣:“哎,算了算了,跟你說這個也沒什么意思。”

        “不不不,有意思啊!我對賺錢很有興趣的啊!”白牧野說道。

        姬彩衣、單谷和司音一起看向白牧野。

        就是那種,給你一個眼神,你自己體會的目光。

        “好吧……隨便吧,我現在對錢已經有點沒概念了,唉……”白牧野嘆了口氣。

        就連林子衿都有點想要打死他。

        幾個人笑笑鬧鬧,很晚才各自散去。

        回去的路上,林子衿靠在白牧野身上,輕聲說道:“哥哥,你有沒有覺得,我們的運氣似乎一直很不錯。尤其是我回到你身邊之后,好像更是這樣。哥哥你覺得這些都是巧合嗎?”

        白牧野想起老狼對他說過的話,微微挑了挑眉梢:“你有什么發現嗎?”

        “倒也不是有什么發現,只是覺得,我們的運氣好的……有點過分。”

        林子衿抓著白牧野的手,玩著他的手指,說道:“你看啊,大漂亮和小小白……嗯,月姐姐和雪姐姐她們,其實早就覺醒了對吧?”

        白牧野點點頭。

        “可她們之前在白勝爺爺他們身邊的時候,卻從來沒有展現出過太多特別神奇特別厲害的一面吧?”

        白牧野想了想:“應該還是有顧慮的吧?”

        “她們顧慮什么?怕被研究嗎?哥哥你好好想想,憑借她們在網絡中的能力,這世上,真有人能把她們怎么樣嗎?就算這世上還有和她們一樣的存在,那也不過是和她們一樣罷了。”

        白牧野點點頭:“你說的有點道理。”

        “不是有點,這是我最近這段時間一直思考的問題!”林子衿有些不滿的輕輕掐了白牧野手指一下,“還有哥哥你去魔符宗,那么多強大的符篆師,最終什么都沒能得到。哥哥你雖然沒有得到全部的好處,但絕對是收獲最大的那個人,不是嗎?”

        白牧野再次點頭:“應該是的。”

        “后來在遠古遺跡里面,也是如此,即便三仙島出動了神級的刺客,但咱們依然輕易的化險為夷了。”林子衿輕聲道:“還有哥哥的符篆師寶典,那寶典原本也在白勝爺爺手上,為什么白勝爺爺沒有迅速的沖進神符師領域?難道僅僅是因為天賦嗎?”

        白牧野陷入了思考中,其實林子衿說的這些事情,他也不是一點沒想過。

        但氣運這種東西,太玄妙了。

        玄之又玄。

        甚至比“道”更加玄奇!

        因為道……還能通過領悟獲得。

        但氣運應該怎么獲得?

        這世上怕是沒人知道。

        做好事兒?保持內心陽光善良?

        那修橋鋪路橫死怎么說?

        所以氣運這東西,從古至今,就是一個巨大的謎題。

        大家都覺得它存在,也都曾親眼見過很多身懷大氣運之人,可問題是,對于如何得到氣運,卻是比悟道更難的事情。

        “去第七軍團那邊不算什么,九幽軍團的楊團長不過是跟瑞叔和恒叔別別苗頭,但這一次……咱們剛剛結束這一次旅程,哥哥,你不覺得它順利到讓人有些不可思議嗎?”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跟人有關的事情,還感覺不出太多東西,最多只能說咱們運氣比較好,每次都能化險為夷。可一旦跟探險尋寶扯上關系的事情,哥哥你不覺得我們的運氣就好到爆棚嗎?甚至可以直接說我們在這方面的氣運很強大!”

        “跟嘯月狼前輩,我一開始的確是在演戲,因為它也在跟咱們演戲!”

        “但演著演著,就變成了真實的情緒了,無論是我,還是嘯月狼前輩,而哥哥你在當時,雖然從始至終都沒說幾句話,但你不覺得嘯月狼前輩一直更關注的人是哥哥你嗎?”

        “再后來,就是鬼潭那里……也正是因為鬼潭蚊子的事情,才讓我的這種念頭越來越強烈,并且對一些事情深信不疑!”

        林子衿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哥哥,那樣一只神級的蚊子,心甘情愿用血誓這種契約將自己的生命交到你手上,你不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嗎?”

        “丫頭,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白牧野看著林子衿,輕笑著問道。

        林子衿點點頭,又搖搖頭:“怎么說呢,我的記憶被封印的時間很短。而且,林采薇跟人說什么事情一般很少會特意避開我,我記得當年……就是我被她接過去,記憶封印被解開不久的時候,某一次她不知道跟什么人通話,我當時其實是淘氣,讓小小白監聽她一下……”

        白牧野:“……”相同的事情,他也干過,不過老頭子特別狡詐,幾乎從來沒讓白牧野得到過任何有用的信息。

        “結果當時,我聽到了一些關于我的事情,我從沒問過她,也不敢問,所以迄今為止,我從未對第二個人說過,”林子衿看著白牧野,“當然,雪姐姐是知道這件事情的。”

        “嗯,她說了什么?”白牧野問道。

        “她說,天大地大,造化最大,就連造化都覺得兩個孩子應該在一起,你不同意,你算老幾?”林子衿說的時候,眼中依然很是茫然,看著白牧野道:“她說的肯定是我們倆,可是哥哥……我們究竟得到過什么造化?”

        白牧野搖搖頭:“想不出。”

        林子衿道:“我也想不出,可這些年咱們的經歷,尤其最近這一年,哥哥難道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咱們……的確跟其他那些人,很不一樣!”

        “嗯,黑域的天才也算見識過了,但其中絕大多數,在你我面前,都不算什么。”白牧野笑著道。

        “哥哥你想不想去天河?”林子衿突然像是轉移了話題一樣,看著白牧野問道。

        “想。”白牧野想都不想,迅速給出了回答。

        “我也想。”林子衿道:“我覺得,這些事情,咱們的爸爸媽媽一定是知道的!除了他們之外,恐怕就沒人知道了!”

        白牧野沉思片刻,道:“但現在還不是咱們去天河的時候。”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所以,帝國聯賽什么的……其實我是想放棄的!”

        白牧野愣了一下,搖搖頭:“還是要打一打的。”

        “為什么?如果只是想要培養彩衣姐他們,有太多別的方式。”林子衿很少這樣認真的跟白牧野掰扯一個問題。

        “因為不僅僅是要培養他們,也是要鍛煉我們自己,丫頭,其實老狼前輩那句話說的沒錯,想要真正提升自己,還是要多開拓眼界。”

        白牧野也一臉認真的看著林子衿:“咱們沒經歷過帝國聯賽,就沒有資格說它沒有價值。你想想看,飛仙聯賽你雖然沒有參與進來,但你覺得,它對我真的無用嗎?”

        林子衿想了想,點點頭:“有用。”

        “那不就結了?”白牧野輕輕撫摸著林子衿柔順的短發,道:“丫頭,哥哥明白你心里面的想法,也知道你的那些焦慮,沒關系,咱們該怎么提升就怎么提升。不要因為帝國聯賽而強行壓制自己的修為等級。到時候,封印自己的實力打比賽,其實也沒什么不好的。就像咱們回家的路,你能清楚的記得每一處的景色嗎?”

        林子衿若有所思,然后輕笑著搖搖頭,將頭枕在白牧野肩上:“我明白了哥哥,你的意思是,咱們不能因為走的太快而忽略掉身邊的風景是吧?”

        “所以我會拜老宋為師,所以你需要拜方晴為師。咱們就算得到過再大的造化,就算有再好的氣運,但終究需要一步步成長起來。”白牧野很是認真的道。

        “嗯,我聽哥哥的!”林子衿甜甜一笑。

        到家了。

        大鵝看著手牽著手進來的兩個人,一臉怨念,然后看著林子衿:“小姑娘,你年紀輕輕,不回自己家住嗎?”

        林子衿瞥了它一眼:“這就是我的家呀!”

        大鵝:“……”

        它有點崩潰,看了一眼支棱在沙發上看視頻的大蚊子,很是絕望。

        這刻,它很想離家出走。

        爺爺來到這人間,是為了見識人世繁華的,不是為了被圈養在家里當一只呆頭鵝的呀!

        林子衿非常好心的道:“大鵝,回頭我幫你買幾只母鵝回來,相信你跟它們一定有很多共同語言,到時候你就不寂寞了!”

        大鵝:“……”

        “姑娘,你還是給我做一道鐵鍋靠大鵝吧!”

        第二天一早。

        大鵝在吃牛排的時候,心情終于變得美麗一些,對那只沒黑沒白看視頻的大蚊子,也沒那么畏懼了。

        其實也是破罐破摔,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看上去那只蚊子又不會真的弄死它,那還怕個毛?

        “喂,讓讓,一起看!”大鵝跳上沙發,用肥碩的屁股擠了擠大蚊子。

        蚊子轉頭看看它,口器就在大鵝眼前,猶豫了一下,往旁邊挪了挪。

        大鵝松了口氣,心說嚇死爺爺了!

        下一刻。

        “喂,蚊子哥,咱能打個商量嗎?換個臺唄?這爛節目有什么意思?一看就是事先排練好的!俗,忒俗了!”

        蚊子不理它,自顧看得津津有味。

        大鵝有點無奈,小白跟林子衿已經走了,它又不想自己一只鵝看節目,那樣豈不是有點太凄涼了?

        “蚊子哥,我知道一個節目,特別好看,真的……絕對不騙人,要不我找給你看看?”

        嗡!

        大蚊子翅膀輕輕震動了一下,傳遞出一種愛看看不看滾的情緒。

        大鵝的心情又變得不美麗了,撲通一聲,從沙發上跳下來,不屑的道:“真沒勁,本來還想帶你開開眼界呢!土包子大蚊子……”

        蚊子看都不看它,依然無比專注的看著光幕上,那對年輕的男女。

        “連一架私人飛行器都沒有,你是哪來的信心上這個節目相親的?”那個年輕的妝容濃得看不出本來模樣的女孩兒一臉傲氣的看著對面那個同樣年輕的小伙子說道:“所以我拒絕接受你的表白,我的心上人,就算沒有小白那種絕世美顏,但至少也得是有一架私人飛行器。當然,最好還能在城外有一座別墅,城里也必須要有學區房。我的孩子以后是要上一中的!要成為小白的校友呢!另外……”

        大鵝搖晃著肥碩的屁股,決定離這蠢蚊子遠一點,不然也容易變傻。

        白牧野跟林子衿來到學校之后,一進班級,便看見他們那個“新同學”顧英俊,正坐在那笑瞇瞇給一個班級的同學講解著什么。

        “不,不是這樣的……”

        “當然了!”

        “嗯,其實還好吧,哈哈,有錢人?我可不是什么有錢人。”

        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進來,顧英俊抬起頭,看了二人一眼,笑著道:“哎呦,我們的明星同學終于度完蜜月舍得回來了?”

        林子衿臉色緋紅,卻是淡淡一笑。

        白牧野看了一眼小顧那神采飛揚的模樣,心里冷笑起來,小子,你完蛋了!

        高二·一班的這群學生都有點興奮,居然有人敢這樣懟他們心目中神一樣的小白同學?

        這可真的有意思了!

        顧英俊這個轉學生雖然也很快融入到這個班級中來,大家也都很喜歡他。

        可在大家心目中,他跟小白還是沒法比的。

        所以,一群人全都一臉興奮,期待著能看到小白“欺負”新同學的場景。

        白牧野微微一笑:“怎么,你羨慕了?”

        “我能說實話嗎?”顧英俊哈哈一笑,然后道:“不羨慕。”

        接著看向林子衿:“名揚帝都的超級天才美少女嘛,早就聽說過,仰慕已久!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顧英俊……”

        林子衿呵呵一笑:“嗯嗯嗯,我記住你了呢,顧同學。”

        白牧野微笑:“嗯嗯嗯,我也記住你了呢,顧同學。”

pk10计划软件下载